供销社,我一生的缘


作者:杨德胜


小时候,给供销社双代店背货的父亲常常对我讲,在我刚一、二岁时,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就会大哭,父亲只要一说:“儿不哭,儿不哭,我背你到供销社去”,我就会立刻止住了哭。因为每次到供销社去,总会收货几个糖果或是一个芝麻饼,浑身每个细胞都和和美美的。到供销社去,成了许多孩子的止哭灵丹,更成为我童年时代的一个习惯,一个印记,一种符号。



直到长大了,我才想通,那是因为在供销社里,有好吃好看的商品,就算没钱买,看一看、饱饱眼福也是不错的享受,闻一闻那糖果罐中弥漫出的清香,也有种温暖口舌、安抚胃肠、慰藉六腑的妙处。那时候,我常常趴在父亲的背篓里,看供销社柜台外满眼的阳光,闻满心醉人的馨香,连心灵都没有了雾霾与阴云。我与同村的几个孩子,像小蜜蜂一样,经常会守候在供销社营业室里,常常会忘记回家的时间,以至营业员们要关门下班了,用尺片或枰杆赶着,我们才肯依依不舍、一步三回头地离开。在回家的路上,我们相约着,明天再来供销社玩儿。


  一晃,对供销社最原始最纯真的记忆,在心壶陈酿已经五十多个年头。


  到四五岁时,我就不用父亲背着,可以独自与同生产队的小伙伴们一起,走五六里山路,到供销社去逛“街”。在我的印象里,供销社就是街,那里有堆积如山的土特产,供销社门额上大红的“发展经济、保障供给”八个大字,光彩夺目,坐壁生辉。那里的门市部、商场、百货、油罐、油桶、磅秤、糖缸组合起来,就是公社最时尚的阵容,也是全公社最美的景,其他单位的房,都簇拥着、依偎着供销社的房屋这个核心而建,众星捧月一样把供销社围在中间,那里,每天都是闹市。在计划经济与物资匮乏的年代,供销社有相对充裕的物资供应,在社员心里,是神圣之地,那些站在柜台里面的女营业员,个个如仙女一样,衣着整洁,态度亲和,面带微笑,眸若星辰。



之后,上小学了,因家庭贫困,劳力少,全家人吃的是野菜红苕,穿的是补巴连缀着补巴的衣服。物资贫乏,经济上更为窘迫,家里一年四季都没有现金收入。没有钱交学费,就只能早早辍学,参加生产队的农业劳动。我不情愿放弃学业,立志要靠采集山珍卖钱交学费。


  每天放学回家,我就把书包一挂出发啦!挎上弯刀去砍黄荆条、山竹、割山棕,扛着锄头去挖黄姜、何首乌、筋巴蔸,背着背篓去采五倍子、栀果、茶籽、山楂果、山棕籽,爬上树去摘蝉蜕……然后回家、晒干、筛去杂质,等到了星期天背到供销社收购门市部去卖。每次用一背篓山货土产,可以换回三五元现钱,足够几兄妹买作业本和铅笔墨水了。母亲经常将积攒的几个鸡蛋交给我,让我带到供销社去卖,给家里打点煤油、称点盐回来,这就解决了我们全家吃盐点灯的问题,为苦难的生活平添了味道,带来了光明。


我们在满山攀爬时,心里总是美滋滋的,像怀抱着一轮旭日,烘烤得暖暖的,充盈着无穷的能量。在梦里总是规划着,这土特产一背到供销社,就能变成活蹦乱跳的作业本、铅笔、毛笔、砚台,再也不用为学费、书本费犯愁啦!在物资匮乏和经济困难年代,供销社犹如如来佛一样,向我们伸出救援的手,拉着我们向希望奔跑,走出困难的沼泽地。感谢供销社,给了我追求知识的信心和力量!


  不难想象,如果没有供销社收购那些在地里沉睡了上百年的山货土产,我家几兄妹读书,真要拿竹杆当笔,拿树叶作纸了,我是很难完成学业的。供销社对我少年读书时给予过的资助,还不时在心湖激荡起幸福甜润的涟漪,供销社,在我记忆里,依然是那样的鲜活,那样亲切。


  也许是上天注定,1979年,我第二次参加高考,有幸被地区财校“供销会计”专业录取,从此,更是与供销社结下了不离不弃的缘。我这一生,对供销社爱至深,情之切,她已深深植入我的灵魂。


  供销社,历经六十八年风霜雪雨不老,你走不出我的心田,我走不出你的领地!



2018年09月03日

【辅导月报】中合联老师为定兴县农合联做“体检”
【行业研究】发展农村金融应注重合作金融发展

上一篇

下一篇

供销社,我一生的缘

供销合作金融 来源:中华合作时报 (作者单位: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供销合作社)

发布时间: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